(劉棱毅銘晶棱)棱角全集免費閱讀_(劉棱毅銘晶棱)全本閱讀

熱門小說《棱角》近期在網絡上掀起一陣追捧熱潮,很多網友沉浸在主人公劉棱毅銘晶棱演繹的精彩劇情中,作者是享譽全網的大神“毅銘晶棱”,喜歡都市小說文的網友閉眼入:在深思后,劉棱最終選擇到英啟上學,這個家伙可不簡單,他會經歷怎樣的事件,又會發生什么有意思的故事,在他身上又有什么秘密?這是棱角,他的一角

小說:棱角

類型:都市小說

作者:毅銘晶棱

角色:劉棱毅銘晶棱

火爆都市小說小說《棱角》安利給各位書蟲閱讀,這本小說的作者“毅銘晶棱”是著名的網文作者哦。小說精彩片段如下:”林玲說著看向路邊的早餐店?!按笮〗氵€會買路邊攤???”我開玩笑道?!笆橇至岢蕴}卜餅吃得很香,結果我也忍不住買了一份,”柳依依苦笑著道,“看用那么油炸的,不知道會不會發胖?!薄澳闵聿暮芎冒?,偶爾吃一兩次沒事的

評論專區

不能修仙的我只有去培育魂寵了:寫得挺好,吸收了斗羅最精華的力量體系,但也不是照搬,世界觀另起爐灶,劇情、人設、沖突都設計的很不錯,不愧是起點最火斗羅同人作者的新書。

征戰無限歷史:作者隨意玩弄筆下的角色是大忌

青梅竹馬愛上我:尚可一看

棱角

第6章 器樂社團

“啊,早上好,”柳依依遠遠地看到我,向我打招呼,“給你,昨天的事,謝謝了,已經洗干凈了?!绷酪肋呎f著,將我的外套給我。

“早上好,不用謝,林玲呢,她還好吧?”我接過外套問道。

“她現在似乎已經恢復過來了,我在這里等她?!?/p>

“久等了,”話音剛落,只見林玲慌慌張張地跑過來,見我在這里,她趕緊打了個招呼,“早,早上好?!?/p>

“早,吃早飯了嗎?”我問道,一邊示意柳依依和林玲動身。

“嗯,我和柳依依一起吃的?!绷至嵴f著看向路邊的早餐店。

“大小姐還會買路邊攤???”我開玩笑道。

“是林玲吃蘿卜餅吃得很香,結果我也忍不住買了一份,”柳依依苦笑著道,“看用那么油炸的,不知道會不會發胖?!?/p>

“你身材很好啊,偶爾吃一兩次沒事的?!绷至嶷s緊對柳依依說道。

“謝謝,劉棱你吃了嗎?”柳依依表達謝意后又看向我。

“吃了,我在家里煮的掛面?!?/p>

“那個,你臉色看起來不太好,發生什么事了么?”林玲看著我的臉問道。

“沒什么,就是三觀被刷新了,而且早上發生了一些很尷尬的事?!蔽一貞浧鹱蛲砗驮缟习l生的一切,不禁有些頭痛。

“是貓做了什么嗎?養貓似乎很麻煩呢?!绷酪绬柕?。

“那有人去找你問貓嗎?”林玲也問道。

“確實是關于貓的事,”我說道,“我已經知道琉璃的來源了,也算原主人把琉璃送給我了吧,總之我家里多了一個新成員?!?/p>

“恭喜啊,”柳依依微笑道,隨后又有些害羞道,“我能去你家看看嗎?”

“我也想去。。。。。?!?/p>

“兩女生到一個獨居男生的家肯定不太好,到時候有機會我把她帶出來吧?!?/p>

“好啊?!?/p>

接著我們就這樣聊著天不知不覺到了學校。

學校當然是用于學習的地方,但是學校也是學生交流的地方。從初中開始,我就是不會隨便主動與人搭話的學生,在課間我也只是安靜的在座位上自習。

教室里有女生聊著周末去哪里玩,明星八卦;有男生聊球星,游戲,作為一名單機游戲玩家,和深度二次元,我根本插不上話,還是老老實實自學吧。這時,幾個女生有些忸怩地走到我跟前。

“那個,劉棱同學,你周末有時間嗎?”其中一個女生開口道。

正當我想回答時,林玲在旁邊拉了拉我的衣袖,靦著臉偷瞄我。

“抱歉,我已經有約了?!?/p>

“哦。。。。。?!蹦菐酌@得很失望,隨后交流著什么,離開了。

林玲依舊紅著臉,拉著我的衣袖。

“怎么了?”感覺自從昨天的事后,林玲看我的眼神一直有些怪。

“昨天的事,謝謝。。。。。?!彼穆曇艉苄?,但是我大致聽出來她是在道謝。

“不用謝,你沒事就好?!蔽逸p描淡寫地說道。

“那個,周末你有空嗎?”

“我可是為了你拒絕了另外那兩個女生呢,你說有沒有空?”我笑道,隨后我溫柔地說道,“不用緊張,星期六上午我需要去買東西,下午我要鍛煉,星期天一整天都有時間,有什么事嗎?”

“你還記得我之前提議的學習會嗎?”

“那個啊,肯定沒問題啊,”我雙手放在腦袋后輕松地說道,“地點你來定怎么樣?”

“聽上去很有趣啊,可以讓我也加入嗎?”柳依依雙手撐著腦袋,微笑著道。

“當然,我一開始就打算邀請你?!绷至崃ⅠR說道。

“地點的話,我想我可以提供,”柳依依歪著頭,笑道,“就來我家吧,林玲你看怎么樣?”

我家還蠻大的。。。。。。怎么一股杰哥味呢,不過如果說出這句話的人是美少女,給人的感覺就會很不一樣呢,果然可愛才是正義嗎。

“嗯,如果可以,就拜托你了,謝謝?!?/p>

看著兩個女生相視一笑,我感覺我是多余的,還是老老實實自習吧。

“劉棱你也一定要來哦~”柳依依向我眨了眨眼。

“就我們三個嗎?”我問道。

“難道不行嗎?”柳依依反問我道。

“行,”我興趣爾爾地拿出筆記和作業,“那么我們先確定一下學習會的主攻內容吧,你們有什么知識點不懂的嗎?”

“真積極呢,就這么想去女同學的家嗎?”柳依依開玩笑道。

我故意臉一黑:“看來是不歡迎我了,不去罷了?!蔽艺f著開始收拾筆記。

“別??!”柳依依沒什么表現,反倒是林玲先睜大了雙眼,一邊阻止我收拾,一邊看向柳依依。

見她這副模樣,我忍俊不禁:“放心吧,我會去的?!?/p>

隨后我正色道:“如果你們真的是想認真開學習會,就請把沒太弄懂的知識點寫在這個本子上,現在我們剛剛開始階段,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打基礎?!?/p>

我又看向林玲:“林玲,你性格比較內向,可能有些害怕問老師,不過你肯定愿意和我說話,如果你有什么不懂的,就請指出來吧?!?/p>

林玲點點頭:“好,我會盡力多問你問題的?!?/p>

“嘻嘻,能得到全市第一的學霸支持,學習想不好都難吧?”柳依依笑道。

“你難道是全市第一?不對啊,我記得你是第二?!绷至岢泽@的看著柳依依。

“第一當然不是我,不過我的確很好奇,你有什么學習技巧?!?/p>

“我能有什么技巧啊,”我笑了笑,“我只是做的題目比較多罷了,之前我在初中也開過學習會,只不過是全班在一起開?!?/p>

“那叫自習課吧?”柳依依皺著眉道。

“氛圍差不多吧,只不過我們是在周末上?!?/p>

“祥云有這樣的規定嗎?”林玲問道。

“沒有,準確來說是在我所在的哪一個學期,學校沒有規定,但是現在我就不清楚了,”我雙手擺開,邪笑道,“另外學習會是我提議的,我的同學恨不得把我吃了?!?/p>

見她們愣住,我輕咳了一聲:“扯遠了,話說,柳依依加入學生會的事考慮的怎么樣了?”

“我已經打算加入了,等放學后我會去和老師說的?!?/p>

“那以后你們會很忙吧?”林玲問道。

“放心,不會很忙,真正很忙的其實還是老師啦?!绷酪佬Φ?。

“對了,你們有沒有什么想加入的社團?”林玲問道。

有啊,什么古典文學部,輕音部,侍奉部我其實都想加入試試,但是這里可能有嗎?所謂的動漫部只是互相推薦動漫吧,似乎還有漫畫部,但是入部條件是會畫漫畫,在我所有技能里唯一掌握不好的就是畫漫畫,文學部好像還要求部員每周寫一篇文章,還有其他的什么健身部等等,我還是老老實實選回家部。

“要不放學后一起去看吧,”柳依依說道,見我不感興趣,柳依依又問我,“要不要一起來?社團文化也是英啟的一種重要文化哦?!?/p>

“除非這里有古典文學部,否則我沒興趣?!?/p>

在我說出這句話時,不知是誰在我背后笑了一聲,似乎是一名女生,我們班有女生看《冰菓》啊。

“那是什么?文學部確實有,什么是古典文學部?”柳依依歪著頭問道。

“沒什么,只是我的意想罷了,總之我對大部分社團都沒什么興趣?!?/p>

“你的初中是沒有社團的吧,這時有了社團,你難道不會想著去看看嗎?”

柳依依就這么想讓我去社團嗎?

“不想”當我正想這么說時,林玲在一旁眼巴巴地看著我,像是乞求一般。到嘴邊的話被我生吞了回去,我長嘆一口氣道:“行吧,我也去看看?!?/p>

柳依依看著我和林玲道:“感覺你好像林玲老爸啊,林玲你也不要經常向劉棱撒嬌啊?!?/p>

一般人會把同齡男女生的關系比喻成父女嗎?柳依依這是什么腦回路。正當我皺著眉看著柳依依時,林玲卻顯得很害羞,難道她當真了?這兩女生的腦回路我是理解不了。

放學后,柳依依將入會申請交給了老師。

因為某種不可抗力,我跟著柳依依和林玲一起去看有什么社團能加入。

不少社團其實已經停止招生了,看來不少人也是很喜歡構建小圈子,不喜歡他人隨便加入啊。在逛了幾圈下來,除了比較大型的比如文學部,音樂部,其他比較小的社團已經停止招生了。

“誒,表弟!”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我身后傳來,接著我感覺我被什么人從身后抱住了。

“表姐?你怎么會在這個學校?”我說著這話時,表姐正喜滋滋地用臉蹭我的背。

“嘻嘻,我考上了啊,之前你都不聯系我,小玉也很想念你,沒想到你也上了英啟,”表姐依舊抱著我,“你初中三年都去干什么了,也不怎么跟家里聯系,我本來還想把考上英啟的事告訴你的?!?/p>

表姐終于松開手,有些委屈地說道。

“辛苦你了,考上這所學校確實不容易?!蔽逸p輕摸了摸表姐的腦袋。

“喂喂,我年紀比你大好吧,為啥你摸我的頭啊?!?/p>

“但是你比我幼稚啊?!蔽倚Φ?。

“劉棱,這位是?”柳依依見我和表姐聊天,帶著林玲走過來問道。

“這位是我的表姐劉娟?!蔽蚁蛩齻兘榻B我的表姐。

“哦。。。。。?!北斫惚牬笱劬ψ屑毚蛄恐酪篮土至?,“你們是劉棱的同學吧,你們好呀~”

“你好,我叫柳依依,這位是林玲?!?/p>

“你,你好?!?/p>

“哦。。。。。??磥硇∮竦膶κ衷黾恿四?。。。。。?!北斫汔?。

“對了表姐,你在這里做什么?”

“哎,一看到你太興奮,差點忘了正事了,要不要加入我的社團?”

“你在什么社團?”見表姐一臉興奮,我問道。

“器樂部,加入的條件是至少掌握一種樂器,反正你小時候爺爺經常教你拉二胡,現在肯定也沒忘,要不要加入我的社團?!北斫阋荒樒诖乜粗?。

“抱歉,說實話,我真的沒多大興趣。。。。。?!?/p>

“如果你不加入的話,器樂部很可能會廢部。。。。。?!甭犅勎业脑?,表姐皺著眉道。

這是什么輕小說出現的橋段?這難道是什么學院偶像部嗎?內心這樣吐槽,但是我還是問道:“怎么了?!?/p>

“其實器樂部是從音樂部分離出來的一個社團,很多喜歡音樂的人已經被音樂社招去了,而且這個社團的入社條件還是有一些苛刻的,畢竟不是人人都掌握的了一門樂器,”表姐頓了頓道,“現在新學期不少器樂社的高三學長們退出了器樂部,目前只有我和另一位部員,按照學校的規定,一個部成員少于四個人就會要求廢部。。。。。?!?/p>

少了整整兩個人啊,這不是日漫,廢部其實挺容易的,不過比起這個,我更想知道為何器樂部會從音樂部分離出去,要知道音樂部的人員現在已經有十幾個人了。

“那我加入器樂部吧,”說話的人是柳依依,“我會小提琴,而且到現在也還在練?!?/p>

“我也加入,我學過古箏?!绷至嵋舱f道。

“謝謝,”表姐很開心地向柳依依和林玲道謝,隨后又看向我,“劉棱,你真的不來嗎?如果你真的不想來,我不會強迫你。。。。。?!?/p>

“誒,我最不喜歡看女孩子哭喪著臉了,”我摸了摸腦袋,“我也加入?!?/p>

“真的!謝謝,事不宜遲,現在我們就去社團吧!”表姐立馬拉起我的手,向教學樓跑去,柳依依和林玲都愣住了,隨后跟著我和表姐跑向器樂部。

“話說,為什么器樂部要從音樂部分離出去呢?”我問道。

“你去看看音樂部的氛圍就知道了,”表姐苦笑著道,“由于音樂部幾乎是來者不拒,不少人加入音樂部基本上就是閑雜人,還有人把音樂部看做談戀愛的地方?!?/p>

“部長看不慣這些情況,與音樂部長大吵了一架,隨后帶著一些與部長想法一致的部員退出音樂部,創建器樂部?!北斫氵呎f著,邊帶著我們來到器樂部所在的房間。

英啟的社團活動房間其實就是一些空置的準備教室,或是公開課教室,部分比較大型的社團才有專門的房間,聽說有少量教師也會加入社團活動,打成一片了屬于是。

推開活動教室,這里空間相比其他教師更為狹小,但由于東西不是很多,用于社團活動肯定是足夠了。在活動室的桌上有一個盒子,那里面應該是笛子吧,另外還有一把小提琴。

“歡迎來到器樂部,先把入部申請填一下吧?!北斫銖某閷侠锶〕鋈氩可暾?。

柳依依的眼神一直停留在那把小提琴上。

“怎么了?”表姐看她這樣,忍不住問道。

“這把小提琴做工很好,而且保養的不錯,很明顯它的主人很愛護它?!绷酪勒f著,情不自禁地把手放在小提琴上,慈愛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著自己的孩子。

“那個是沈佳怡的琴,她的確非常愛護它?!北斫阈Φ?。

“我能試試琴嗎?”

“應該可以吧,她人比較好說話,不過最好還是等她過來再和她說一下吧?!?/p>

這時,一個女生走了進來。

“劉學姐,我問過指導老師了,他答應我們可以征用學校最高層的空教室進行練習?!?/p>

“辛苦你了,沈佳怡,對了這幾位是新社員?!北斫阋幻嫦蛏蚣岩说乐x,一面向她介紹我們。

“柳依依,你居然會來器樂社,真讓我有些吃驚啊?!鄙蚣岩诵Φ?。

“什么意思?”柳依依不解。

“黃學長不是音樂社的么,他難道沒有邀請你加入音樂社嗎?”沈佳宜插著雙手,說道。

“好啦,”表姐出來打圓場,“以后我們就是一個社團的人了,火藥味不要那么重嘛?!北斫爿p輕拍了拍沈佳宜的肩膀。

沈佳宜嘆了口氣:“我叫沈佳宜,是音樂社的社長,請多指教?!?/p>

“表姐,社長不應該是你嗎?”我問道。

“沈佳宜的樂感比我更好,而且她的組織能力也很強,所以我把社長的位置讓給她了?!北斫忝嗣^道。

“我叫柳依依,請多指教?!彪m然可以看出柳依依有些不高興,但是她還是友好地伸出手。

“我叫劉棱,這位是林玲?!?/p>

“你好?!?/p>

“那個,沈佳宜同學,我可以借用一下你的小提琴嗎?”柳依依問道。

沈佳宜聽到她的要求,不滿地皺了皺眉頭,隨后表情平靜下來:“請,小心點?!?/p>

“謝謝?!绷酪滥闷鹦√崆?。

“獻丑了?!?/p>

接下來美妙的琴聲溢滿整個教室,僅僅是試音,就讓人心曠神怡,幾個簡單的音符在柳依依飽含情感地演奏下,仿佛在講述著一個個迷離的故事。

沈佳宜看柳依依的眼神變了。

轉軸奏樂三兩聲,未出曲調先有情。只不過小提琴沒有輕攏慢捻抹復挑。試音結束,柳依依閉上雙眼。

在音樂響起的那一刻,時間的流逝仿佛變慢,從心底升起一股舒服的感覺。

“是卡農啊。。。。。?!鄙蚣岩肃?。

只見柳依依身體隨著拉出的旋律有節奏地舞動,這時的她仿佛與琴融為一體。風兒喧囂調皮,掀起她的長發,在夕陽的余暉下 ,沉醉于演奏的柳依依恍若神妃仙子。風將這美妙的琴聲傳向遙遠的地方。

在最后一個悠長音符飄出后,柳依依受弓,向我們敬了個禮。

沈佳宜率先鼓起了掌:“我為我之前的態度道歉,我承認我的態度不好,因為我不喜歡黃學長,不過對于你 我不能不佩服?!?/p>

“沒關系,我與黃學長并不是那種關系,不過你為何討厭黃學長?”柳依依放下琴問道。

“雖然他對女生很好,但是我不太喜歡他輕浮的態度,感覺他就是個渣男,”隨后她的目光轉向我,“你看上去也有些危險,有成為渣男的可能?!?/p>

“怎么又聊到我身上了,我也討厭黃學長好嗎?”

“你長的太危險了?!?/p>

“好啦,放心吧,劉棱肯定不是渣男,他是我表弟啊~”說罷,表姐走過來踮起腳尖摸了摸我的頭。

“既然學姐你這樣說了,那就這樣吧,”沈佳宜點了點頭,又問道,“你們會什么樂器?”

“我會二胡?!蔽依蠈嵒卮?。

“我會古箏?!?/p>

沈佳怡想了想,道:“按照英啟的傳統,每到年末會有文藝匯演,每個班級和社團都會參加,我們器樂社自然也不例外,我們需要想好演奏的曲目?!?/p>

“器樂社的主要社團活動是什么呢?”柳依依問道。

“我們主打練習器樂,但是我們也會自己作曲,只是若以文藝匯演為目的,我所作的曲目還不能夠拿的出手,所以我們最好選擇非原創歌曲?!鄙蚣岩苏f道。

“我們還需要上臺表演嗎?”林玲似乎有些抗拒,皺著眉問道。

沈佳宜點了點頭:“是的,我們可不能輸給音樂社了?!敝v到這,沈佳宜的眼睛黑了下來:“那些音樂社的家伙們找幾個帥哥,彈著五音不全的吉他,裝文藝青年就能收獲大批人氣,想想就來氣?!?/p>

“吉他是沈佳宜最喜歡的樂器,所以她很反感這件事?!北斫阈÷晫ξ液土至峤忉尩?。

“那就一個古樂,一個現代曲怎么樣?”柳依依提議道。

“這個建議不錯,可是選擇什么曲目呢?”沈佳宜支起腦袋問道。

“古曲就選擇激昂一些的吧,現代曲目反而平緩一些如何?”我說道。

“你似乎有什么高見,但說無妨?!鄙蚣岩损堄信d致道。

我點點頭:“古曲就選擇《賽馬》如何?二胡,古箏,笛子都可以演奏,小提琴練練也沒問題吧?!?/p>

沈佳宜笑了出來:“《賽馬》中有一段只能二胡獨奏的擬馬踢踏聲,就麻煩你了,那現代曲目呢?”

“現代曲目就選《see you again》如何?”

“這個創意不錯,只不過改編原曲讓它更適合用我們所掌握的樂器演奏可能需要好好想想?!?/p>

“雖然這么說有些自夸的成分,但是對于改編曲目我還是有點自信的,我也會幫忙?!绷酪赖?。

“謝謝,那接下來我們先主打練習《賽馬》,等我與柳依依編曲完畢再練習《see you again》?!鄙蚣岩丝偨Y道。

這時,林玲拉了拉我的衣角,小聲地向我問道:“我們真的要上臺表演嗎?”

又是這個問題,她似乎對上臺表演這件事有些抵觸,我拍了拍她的肩:“如果你不太想上臺表演,我去和沈佳宜社長說一下?!?/p>

“不用了!”林玲慌忙地說道,隨后又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我明白了,我也會上臺表演的?!?/p>

“嗯,加油!”

“劉棱,你和林玲在聊些什么呢?”柳依依問道。

林玲對我搖了搖頭,似乎并不希望我把剛才的談話說出去。

“沒什么,只是在商量周末開學習會的事?!?/p>

“對了,沈佳宜同學你也是高一新生吧,要不要一起參加我們的學習會?”柳依依提議道。

“謝謝,但是我周末另有安排,”沈佳宜擺了擺手,“還有,星期一,星期三和星期五下午放學是我們社團的活動時間,其他放學后的時間你們自行安排?!?/p>

“但是現在我們還沒有帶樂器,也沒辦法進行社團活動啊?!蔽艺f道。

“關于這一點,學姐她有辦法?!鄙蚣砚χ聪驅W姐。

表姐自豪地挺起胸膛:“這點就交給我吧,劉棱你還記得胡明嗎?”

“你是指那個當初和我一起在我爺爺那里一起學習二胡的那個叔叔?”

“他其實開了一家樂器店,并且教樂器哦,我把他的店介紹給沈佳宜了,而且離我們學校不遠?!?/p>

“那里應該有我們需要的樂器,而且他也可以給我們指導?!?/p>

“聽上去不錯,我們一起去看看吧?!绷酪里@然很感興趣。

林玲又扯了扯我的衣袖:“其實,我也認識胡明叔叔,他和我爸認識,但是我不知道他開了一家樂器店?!?/p>

“因為那家店是最近才開張的啊~”表姐突然插話道。

林玲被表姐的插話嚇了一跳,我不滿道:“表姐,能不能不要隨便偷聽他人講話?!?/p>

“嘻嘻,沒辦法啊,柳依依和沈佳宜討論歌曲改編討論得很投機,我只能關照你們了呀~抱歉啊,嚇到你了,林玲?!北斫阃铝送律囝^道。

在表姐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了胡明開的樂器店。店面不大,但是裝修得很典雅,讓人心感平靜。

“胡叔,我們來啦!”表姐大大咧咧地沖里面喊到。

“丫頭,能不能文雅點?”一個聲音從店里傳來,一個中年男人走了出來。

“嗯,劉棱你也來了,”胡叔很快注意到了我,接著又看到林玲,他顯得有些慌張,“嗯,是林玲啊,歡迎?!?/p>

“胡叔,你開了個樂器店干嘛不通知我一聲,捧個場唄?!蔽倚Φ?。

“饒了我吧,這禮我可承受不起,”胡叔苦笑道,“雖然我比你大,但是論學年,我還得叫你一聲前輩?!?/p>

“胡叔,你這里有古箏嗎?”表姐問道。

“有啊,跟我來,”胡叔向里面走去,“這里的古箏都是別人的,有人在我這練琴,我可以把我用的古箏借給你們?!?/p>

“林玲,你試試音,”胡叔帶著我們走到一臺琴前,對林玲道,接著又轉向我,“劉棱,你過來一下?!?/p>

“干嘛?搞得這么神秘?!?/p>

在確定不會被別人聽到后,胡叔向我道:“其實我打算送林玲一臺古箏作為她的生日禮物,我已經和他父親說好了,為了給她一個驚喜,我故意沒把我開了加新店的消息告訴她?!?/p>

“她父親知道嗎?”

“當然,所以他幫我刻意隱秘了我開店的事,但是我沒想到你們會帶著她過來?!?/p>

“抱歉,你打算送給林玲的古箏就在這個店里吧?”

“是的,林玲是個好孩子,當初可以說是她救了她母親一命了,但是她卻那樣的生父。。。。。?!焙逖壑虚W過一絲憐憫,“總之,劉棱,我注意到林玲很信任你,她父親也很看好你,所以請替我保守這個秘密可以嗎?”

我點點頭,問道:“林玲生日是幾號,我叫她們也準備一下?!?/p>

“謝謝,她的生日是10月29號?!?/p>

一段優美的古箏演奏聲傳來,應該是林玲了。她也很有音樂天賦啊。

激烈的音符,歡快的曲調,是《賽馬》,雖然她的熟練度并不是很高,但是可以聽出來她彈的很用心,很有感情。

“對了,你說林玲曾救了自己的母親,這件事具體是怎樣的?”我問胡叔道。

胡叔搖了搖頭:“這件事我不方便說,你自己去問林玲吧,我想她終有一天會把這件事的始末告訴你的?!?/p>

我與胡叔走到林玲那里。

“既然人都到了,樂器也有了,那讓我們試試一起奏樂《賽馬》吧!”沈佳怡提議道。

“可是你拉小提琴有練過賽馬嗎?”柳依依問道。

“先試試,之后再練嘛?!鄙蚣岩艘挥龅接嘘P器樂奏樂的事就顯得很興奮。

她看了看《賽馬》的樂譜,簡單試了試,很快就大致掌握了這首歌。

“請問你這里有小提琴嗎?”見沈佳怡漸漸掌握,柳依依有些不甘示弱。

“抱歉,我主要教民樂,小提琴屬于西洋樂,我這里有二胡和笛子。。。。。?!焙鍝u搖頭道。

“劉棱,學姐你們愣著干嘛,快點過來一起演奏??!”沈佳宜催促著我和表姐。盡管有些不甘,但柳依依只是靜靜看著我們練習,畢竟她沒有樂器。

結果我們就在沈佳宜的推動和胡叔的指導下開始練習。

“好累。。。。。?!绷至崛滩蛔”г沟?。

“辛苦了,很抱歉我只能在一邊看著?!绷酪缼е敢獾?。

“沒關系,不過你的小提琴拉得真好,感覺比我彈古箏好聽多了。。。。。?!?/p>

“謝謝 ,只是我練的比較多了,你以后肯定會彈得很好的,”柳依依說罷,轉向我,“不過我倒是很好奇,劉棱你拉二胡的時候看上去為什么那么瀟灑?雖然你拉的確實不錯?!?/p>

“抱歉,這是我的壞習慣,我也喜歡隨著拉出的音符舞動?!?/p>

“我沒有在怪你,還有那馬蹄聲,真的是惟妙惟肖?!?/p>

“是啊,你練了多久二胡?”林玲忍不住問道。

“自我剛學會說話時我爺爺就經常在我面前拉二胡,反正我很早就接觸了二胡,我爺爺也很用心教我?!蔽一貞浀?。

有一段時間沒回老家了 不知道爺爺奶奶現在怎么樣了。

現在的高中生活也算是多姿多彩吧,學生會,社團活動,學習會。。。。。。我想我肯定不會后悔有過這樣一段日子吧。

看著夕陽下相談甚歡的柳依依和林玲兩人,我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

點此繼續閱讀《棱角》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
鄢陵客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