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后,她干翻極品帶全家暴富了)宋明玉關溯完整版閱讀_流放后,她干翻極品帶全家暴富了完整版在線閱讀

很多網友對小說《流放后,她干翻極品帶全家暴富了》非常感興趣,作者“藍雪梨花”側重講述了主人公宋明玉關溯身邊發生的故事,概述為:穿為流放路上的庶房嫡女,爹是包子、娘是包子、兩個哥哥還是包子、她也是包子!
但是從這一天、這一刻開始,她這個包子換了芯子,就不是誰想捏就能捏的了不但她不再是包子,并且還要扒拉著爹娘兄長都不做包子!
既然看不起他們庶出的,簡單,那就分家唄!從此橋歸橋路歸路憑她精妙無雙的醫術和注定在這個時代驚艷世人的各種知識本事,不怕闖不出一片天地
人人都以為宋家四房被分出去了說不定沒到流放地就會被餓死,沒想到他們反倒越活越滋潤了,一不小心還暴富了……

小說:流放后,她干翻極品帶全家暴富了

類型:古代言情

作者:藍雪梨花

角色:宋明玉關溯

經典小說《流放后,她干翻極品帶全家暴富了》是網絡作者“藍雪梨花”的代表作。無錯版精彩劇情描述:現在這身份,由不得她愿不愿。頭頂上傳來一聲不輕不重的冷哼,一道聲音盡是嘲諷:“就是你說懂醫術?會看診?”“是……”“過來拿脈,要是你敢糊弄老子,這條小命就別要了,老子不是你能消遣的!”“是,大人?!彼蚊饔顸c頭,走上前。她右手三指輕輕按在莫大人關寸尺位置,凝神感受

評論專區

逆行武俠:主角從鹿鼎記開始,一步步飛升,囊括了金古黃三大家的優秀作品,我本以為最后一個世界是覆雨翻云,結果在大唐雙龍傳就戛然而止,本書的打戲描寫較好,當然后宮描寫也很棒。不過主角性格略有瑕疵。

天驅:0分,在論壇看過作者罵人

春回大明朝:只要屁股正,合理黨和考據黨永遠都不會追上我!在我看來,屁股黨應該是只要屁股坐歪,再高的水平再好的文筆都應該一票否決,而不是只要屁股坐正了,再爛的小說也噴不得。只有屁股正,不應該成為財富密碼。

流放后,她干翻極品帶全家暴富了

第8章 居然真有兩把刷子啊

他們不是有意幫宋家人說話,只是為了自己減少麻煩。

他們更知道大人嘴里成天罵罵咧咧說的兇狠,但其實并不是真的心狠手辣,不然他們也是不敢輕易開口的。

莫大人重重一哼,冷笑道:“你們說的也有道理,把人叫進來,老子倒要看看有什么狗屁本事!”

“是,大人!”

那差役慌忙奔出去叫人。

宋明玉松了口氣。

只要能看診,她就沒白來這一趟。

“罪女見過大人!”宋明玉低著頭進去,恭恭敬敬的跪下請安。

入鄉隨俗,這不是她樂不樂意跪的問題?,F在這身份,由不得她愿不愿。

頭頂上傳來一聲不輕不重的冷哼,一道聲音盡是嘲諷:“就是你說懂醫術?會看診?”

“是……”

“過來拿脈,要是你敢糊弄老子,這條小命就別要了,老子不是你能消遣的!”

“是,大人?!?/p>

宋明玉點頭,走上前。

她右手三指輕輕按在莫大人關寸尺位置,凝神感受。

莫大人自然不懂如何號脈,但是看她這架勢似乎像模像樣,倒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莫非瞎貓撞上死耗子,真的懂點兒皮毛?

不過光懂號脈也沒什么用,要是治不好,他照樣收拾她!

既然主動跑上門來討好,偏又沒真本事治好他,一樣等于故意消遣戲弄!

片刻,宋明玉輕輕收回手:“大人應是左腿不舒服,請大人準許罪女仔細看診?!?/p>

莫大人和兩名屬下皆是一愣。

“嚯!”

“真的假的??!”

真有兩把刷子?房、孟兩人驚呆了,瞪大了眼睛。兩人正要說什么,被莫大人一瞪眼,嚇得立馬又閉上了嘴。但是豎起了耳朵。

非常好奇!

莫大人冷冷道:“你診錯了,本大人左腿沒問題?!?/p>

宋明玉似乎一愣,然后想了想,輕聲道:“不可能……應當不會錯?!?/p>

“你確定?要是錯了,老子打斷你的腿!”

“不會錯?!?/p>

詐她呢這是。實不相瞞,用不著看診,單看他痛得身體緊繃,尤其左腿極其不自然,一樣可推測他的左腿有問題。

莫大人銳利如劍的目光冷冰冰的又盯了她好一會,才又漠然道:“繼續?!?/p>

“是,大人?!?/p>

宋明玉是大夫,況且芯子里換了人不是這時代的,可沒有什么男女之防的講究,大大方方的便抬手按在了莫大人的小腿上。

莫大人:“……”

“大人以前左腿受過極其嚴重的外傷吧?養傷時疏于保養,為冷氣所襲,風邪侵骨,氣滯不行,外傷雖養好了,內里筋脈骨卻受了損,故而不經勞累,一旦勞累過度,或是天氣突變,便會發作。這一回已趕路上千里,車馬勞頓,勞力操心,時常風餐露宿,路上又淋了好幾次雨,加上前幾日天氣驟變,怪不得這一次發作會格外嚴重……”

莫大人三人都聽傻了!

房、孟兩人四只眼睛齊刷刷的看向莫大人:是嗎?是她說的那樣嗎?

不管怎么樣,反正一套一套的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莫非宋家這位小姐真的是個神醫?

這怎么可能!

他們一定是做夢了吧?

莫大人心里的震驚比他們更甚,因為自己的情況自己最清楚不過,宋家這丫頭說的一點也沒錯!

莫大人眼睛微微瞇了瞇,這丫頭是宋家四房的吧?

雖然他并沒有刻意去記宋家這些人,但畢竟一起走了這么長時間,總會有印象的。

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宋家四房就是一窩子窩囊廢,被其他三房欺壓得屁都不敢放一個,讓人看不上眼的很。

只要不鬧的太過,他樂得看戲,也算是給這一路上找點兒樂子,所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從來不管。

宋家四房那丫頭……鵪鶉似的畏畏縮縮,被人欺負了連頭都不敢抬,今天怎么突然轉性了?

莫大人冷冷道:“你跟先前,可不太一樣!你會醫術,宋家人知道嗎?”

宋明玉很平靜的抬頭,看向莫大人:“回大人,我先前也只想著安安然然到了金盛城再說,不想跟他們計較??蓻]想到,昨天差點就叫她們害死了,我不想再忍,我們全家都不會再忍,昨天晚上已經跟他們分家了。我會醫術,我爹娘他們自然知道的?!?/p>

……雖然是昨天才知道的,但是她這么說也不算是撒謊,對吧?

莫大人去了幾分疑心,昨晚宋家鬧了起來他也聽說了幾句,但他腿疼得厲害,也就懶得理會。宋家窩里斗厲害著呢,他沒興趣知道詳情。

卻沒想到,原來還有這樣的內情。

孟差役咳了咳:“那個,宋姑娘,我們大人的腿要怎么治?”

宋明玉:“大人的腿疾拖了得有八到十年了,治起來會比較麻煩一點,請大人耐心一些?!?/p>

“你說什么!你能治?”莫大人心頭大震,不由得目露熱切。

他尋醫問診多年,在京城里也看過幾個名醫,但沒人能根治,在京城的時候有一位老大夫善針灸,每次發作扎了針會減緩許多,這是最好的效果了。

如果真的能治——

“如果你真的能治好本大人,自然有你的好處!但若你敢偷奸?;硇乃?,哼!”

宋明玉道:“大人,我們一家子性命都捏在大人手掌心里,我又怎么敢糊弄大人?請大人給紙筆,我這就開藥方?!?/p>

宋明玉按大防風湯開了方子,去附子三錢,增牛膝杜仲各二錢,將藥方雙手奉給莫大人:“按此藥方抓藥,一日兩劑,一劑即可見效,先抓三日藥,三日后罪女視情況再改藥方,要不了十天,定能根治?!?/p>

莫大人看了一眼那藥方,許多字他不認識,但料想不是作假。

“就這么簡單?”他只是有點不敢置信,覺得好事兒來的太快、太輕而易舉了。

宋明玉輕笑道:“大人,所謂難者不會,會者不難,只要碰到內行人了,自然不難。罪女不敢欺瞞大人?!?/p>

莫大人心里一動,不由對她生出幾分好感。

她明明可以故弄玄虛,把這事兒說的千難萬難,以彰顯她的功勞,畢竟,自己又不懂。

但她沒有這么做。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
鄢陵客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