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獨一無二蘇芒芒秦桉全文免費閱讀_你是獨一無二在線閱讀

這本書主要講述的是:《你是獨一無二》男女主角蘇芒芒秦桉,是小說寫手牛奶糖所寫。精彩內容:跌跌撞撞的到了醫院,她遠遠就看見媽媽和弟弟跪在爸爸病床邊,哭的撕心裂肺。蘇芒芒渾身的力氣都宛若被抽空,一步步走過去,舉步維艱。她的父親……從小疼愛她的父親,就那么死了?“爸爸?!彼叩礁赣H病床邊,噗通一聲跪倒在床邊,剛想去撫摸父……

小說:你是獨一無二

主角:蘇芒芒秦桉

類型:言情小說

書評專區:

蒼td132075558:本書寫得很好故事很扣人心里懸

至高王子:喜歡這類型的主角,冷靜理智,殺伐果斷什么的,太監挺恨人的??傇u分糧草

你是獨一無二蘇芒芒秦桉全文免費閱讀_你是獨一無二在線閱讀

《你是獨一無二》在線閱讀

跌跌撞撞的到了醫院,她遠遠就看見媽媽和弟弟跪在爸爸病床邊,哭的撕心裂肺。

蘇芒芒渾身的力氣都宛若被抽空,一步步走過去,舉步維艱。

她的父親……

從小疼愛她的父親,就那么死了?

“爸爸?!?br />她走到父親病床邊,噗通一聲跪倒在床邊,剛想去撫摸父親蒼白的臉,可一個巴掌,就重重的落在她臉上。

“蘇芒芒!”是蘇母,她此時看見蘇芒芒,全身的悲憤宛若找到了宣泄的借口,她瘋了一樣的抓著蘇芒芒搖晃,“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我要殺了你!”

“不是的媽媽!”蘇芒芒哭著喊,“是蘇琳!是她把合同給了秦桉,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

“姐姐,你在這胡說什么?”

蘇芒芒的話剛說完,身后就響起一個彷徨無助的聲音,她轉頭,就看見是蘇琳也來了醫院,正一臉驚慌的看著自己。

“蘇琳,你不要再裝了!”蘇芒芒的憤怒在剎那間爆發,她沖過去掐住蘇琳的脖子,“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爸爸才不會去世!”

“蘇芒芒你在干什么!”蘇琳很快被蘇芒芒掐的臉色發白,蘇母急了,沖過去重重的推開蘇芒芒,將不斷咳嗽的蘇琳護在身后,憤怒的大吼,“你害死你爸爸還不夠,還想害死你妹妹啊”

“你被她騙了,媽……”蘇芒芒慌亂的想解釋,可蘇母根本都不想聽。

“夠了!”她重重的推開蘇芒芒,“你走吧!蘇芒芒,我只當我們蘇家從來沒有過你這個女兒!”

蘇芒芒倒在地上,難以置信的看著媽媽。

這決絕的一句話,比媽媽所有的辱罵都更讓她絕望。

蘇芒芒站在原地,臉色慘白。

她看著自己的媽媽小心的呵護著蘇琳。

她們是那樣的親密,那樣的依賴,而她蘇芒芒,就好像一個局外人。

蘇芒芒突然覺得自己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干,到了嘴邊辯解的話語,也都突然沒了力道。

又有什么好解釋的呢。

反正,媽媽和弟弟也不會相信她,就好像秦桉從來都不相信她一樣。

蘇芒芒狼狽的起身,蹣跚離去。

蘇芒芒都不記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別墅的。

看著眼前的房子,華麗卻寂寥,這是她和秦桉的婚房,現在竟然成了她唯一能回的地方。

何等諷刺。

她失魂落魄的走進門,卻不想客廳的燈是亮著的,她一愣,還來不及反應,就聽見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蘇芒芒,你還有臉回來?!?/p>

“秦桉?”蘇芒芒難以置信的看著沙發上的男人,“你怎么回來了?”

“今天這個大日子,我當然要回來?!?br />秦桉起身,舉起手里的紅酒,薄唇勾起,“我要回來和你慶祝,你那無情的父親,終于死了?!?/p>

蘇芒芒臉色再剎那間慘白。

是啊,他的仇人死了。

她就奇怪,結婚三年,他幾乎從未回過這個家,今天怎么會突然回來。

他是回來看她笑話的。

蘇芒芒心里最后那一份強撐的堅強,在秦桉冷酷的笑容面前,終于土崩瓦解。

“秦桉?!?br />此時的她,連哭的氣力都沒有,只是垂著眸,輕聲開口,“我們離婚吧?!?/p>

她終于決定放手了。

整整三年,每次她時獨守空房等他回來的時候,每次看見他和別的女人出雙入對的時候,每次她被他摁到手術臺上流產的時候,她都曾經想過離婚,可她終歸還是不忍心。

因為她太愛他了,舍不得跟他分開。

可現在,隨著父親的死,她終于決定放手,結束這可笑的婚姻。

秦桉嘴角嘲諷的笑容,緩緩凝固。

“蘇芒芒,你說什么?!?/p>

“我說,我們離婚吧?!?br />蘇芒芒終于鼓足勇氣抬頭,“你和我結婚,本來就是為了復仇不是么?這些年和我在一起,讓你覺得很惡心很難忍吧,反正現在你的仇也報了,那不如就結束這段讓你厭惡的關系吧?!?/p>

蘇芒芒失魂落魄的說著,根本都沒有注意到,隨著她每多說一個字,秦桉的臉色就愈發的陰霾。

“所以我們離婚吧,以后各不相干?!?/p>

蘇芒芒還在機械的說著,可突然男人的氣息如狂風暴雨而來,將她狠狠壓在沙發上。

“離婚?”秦桉冷笑的看著身下蘇芒芒,墨眸里不知為何染著盛怒,“蘇芒芒,你竟然要和我離婚?”

那么多年了,這個女人每一次都在他面前,一次次的告訴他,她愛他。

可現在,她竟然要跟他說她要離婚?

一股莫名邪火從胸臆里涌起,秦桉一個用力,將蘇芒芒身上的衣服撕成碎片。

“蘇芒芒,我告訴你,你爸爸雖然死了,但你欠我的永遠都還不清”他陰冷著神色,語氣森然,“你這輩子都要當我的奴隸,永遠都不要想逃離我的手掌心!”

說著,他腰身一挺,將蘇芒芒狠狠貫穿。

緊密的觸感,根本不像一個生過孩子的女人,讓秦桉呼吸粗重起來。

這是他們的第一次,卻粗暴的好像一場折磨。

蘇芒芒疼的哭起來,“秦桉!我已經被你害的家破人亡,眾叛親離!這還不夠么!是不是要我死你才滿意!”

“死?死都是太便宜你了!我要你生不如死!”秦桉惡狠狠地說著。

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在生氣什么,他只知道,當他聽見蘇芒芒說要離婚的剎那,他感到從未有過的憤怒。

明明他是那么恨這個女人,明明他是那么厭惡這段婚姻,可為什么,他聽見她要離開自己,他會那么生氣?

秦桉煩躁的不愿去思考這個問題的答案,只是不斷撞擊著身下的女人,以此來發泄自己。

 

上一篇 5分鐘前
鄢陵客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