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玉段秦楓(復仇)小說重生八零戀愛虐渣兩不誤全文免費閱讀

熱門網絡作者“有貓之輩”的新書《重生八零戀愛虐渣兩不誤》推薦大家閱讀。內容精選:李桂花臉皮子一僵,有些心虛。越想越氣,路玉青筋暴起,抓起桌上的海碗,瞄準她的腳,狠狠砸出去?!斑€不承認,你這老虔婆,殺人償命,我一定要讓你挨靶子!”“哎呦!”劇烈的疼痛襲來,劉桂花痛得直哆嗦,抱著那只受傷的腿直……..

小說:重生八零戀愛虐渣兩不誤

類型:現代言情

作者:有貓之輩

角色:陸玉段秦楓

書評專區:

吱吱吱:本文語言雖然并不華麗,但卻極為準確生動,情感豐富而真實,讀來津津有味。

君臨星空:套路還是那個套路世界還是那個世界內容卻不是那個內容集眾家之精華,練自身之高湯

陸玉段秦楓(復仇)小說重生八零戀愛虐渣兩不誤全文免費閱讀

《重生八零戀愛虐渣兩不誤》在線閱讀

李桂花臉皮子一僵,有些心虛。

越想越氣,路玉青筋暴起,抓起桌上的海碗,瞄準她的腳,狠狠砸出去。

“還不承認,你這老虔婆,殺人償命,我一定要讓你挨靶子!”

“哎呦!”

劇烈的疼痛襲來,劉桂花痛得直哆嗦,抱著那只受傷的腿直吹氣,但更多的是因為陸玉的話,叫她氣得都要吐血了!

她表情猙獰嘶吼著,“反了天了,你這小賤蹄子竟敢砸老娘!”

“是,老娘是幫素梅接生了,但那不是為了省錢嘛,這誰家不是這樣的?她難產是她自己的事,老娘有什么辦法?

“還有,那賠錢貨是你小姑摔的,跟老娘無關!”

心里實在對“挨靶子”那句話太過恐懼,她一著急之下,該說的不該說的,一股腦都說了出來。

話音剛落,她的腦子“咯噔”一聲。

完了,她這張嘴喲,又在胡說八道什么?

事情到這份上,劉桂花當即嚇得腿一軟,險些癱倒在地。

“抓起來?!?/p>

聽到這里,村長哪有不明白的,立刻叫人抓住陸寶珠,然后火速報案。

公安很快就來了,證實無誤后,用手銬帶走劉桂花母女。

陸玉跟村長,也被喊著一塊去局里錄口供。

劉桂花母女,不管是故意拖延時間導致產婦喪命,還是意圖謀害剛出生的孩子,都難逃法律的制裁。

走出門口,陸玉暗暗松了一口氣。

正要走向警車,腳下忽地一崴,她撲到身旁人的懷里。

那人也是下意識伸手攬住她,高大的身影籠罩著陸玉的小身子板。

陸玉渾身一僵,緩緩抬頭看去,卻撞入一雙深沉如墨的眼眸。

這雙眼睛怎么會這么熟悉?遇到熟人了!

陸玉隨之一愣,有些恍惚,她心里的熟人指的是后一世,生命里有交集的那一些。

她急忙拉開了些距離看他。

他二十歲的年紀,個子很高,約摸一米八幾,斜飛英挺的劍眉,銳利有些兇的眸子,神情淡漠。

這樣看又好像不認識,這青年長得未免太好看了些,自己后世的身邊人,哪里有這樣的面孔。

陸玉有些失望。

沒有熱鬧看了,所有人逐漸散去。

只是大家心里都沉甸甸的,仿佛壓著一塊巨石。

女人生孩子等于是一腳跨入鬼門關,經過這件事,想必日后再有人生孩子,都會考慮送往醫院吧。

兩名相貌出眾的外村青年,在紅光村姑娘們含羞帶澀的目光中,又逐步返往田地里的小路。

“那兩人是哪里的?長得可真俊?!?/p>

直到兩人走遠,竊竊私語聲,依然斷斷續續響起。

走在路上,段秦楓腦海里一遍又一遍回想剛剛那姑娘說的一句話。

“殺人償命,我一定要讓你挨靶子!”

挨靶子……

他嘴角一挑,冷笑出聲。

總有一天,他也要親手送那些害他們的人,走上那條路。

半日后,陸玉跟著村長從警局離開,劉桂花母女倆則繼續接受調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回村后,陸玉正和族老村長,討論母親的安葬問題。

就見外面走來一個五短身材,皮膚粗糙,面龐黝黑的粗壯漢子。

正是劉桂花的小兒子——陸海。

“陸玉,你個賤人,害你奶奶坐牢,老子非殺了你不可!”

陸海氣勢洶洶,帶著滿身暴虐殺氣沖過來。

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他就出手重重扇了陸玉一巴掌。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陸玉半邊臉都麻了,同時還挨了一腳,被狠狠踹飛出去,砸到墻壁上。

后背火辣辣的疼,陸玉氣血翻涌,噗一聲吐出大口鮮血。

“陸海,住手!”

野獸般的咆哮聲響起。

陸海再度沖過去的身影,被村長攔住了。

“陸玉你等著,你遲早要死在老子手里?!?/p>

被人死死抓住,陸海拼命掙扎著,一雙眼睛瞪得通紅,看陸玉的眼神,就像看殺母仇人一般。

陸玉怡然不懼,同樣狠狠地瞪回去,她絲毫不懷疑這親小叔的話。

前世,兩個妹妹的死,就有他的手筆。

他就像現在這樣,怒發沖冠,面色猙獰地沖過來,將她活生生打死了。

那時候,她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不能親手將這一家子敗類繩之于法。

她真的好恨!

翌日清晨。

因陸玉家只剩下幾個孤寡稚子,幾個親叔侄又不愿搭把手。

村長只好帶領幾個村民,將陸玉母親草草安葬,也顧不得那么多葬俗。

“哇哇哇……”

剛從山上回來,陸玉就看到二妞抱著啼哭不止的孩子上前,“姐,四妞不肯吃米湯了,可怎么辦???”

剛出生的孩子,不吃米湯很正常。

陸玉抱過孩子,冷靜道:“我這就帶四妞找嬸子們討幾口母乳去?!?/p>

剛巧月初就有兩嬸子生了娃。

陸玉找的第一戶人家是陸家人,只是那開門的嬸子理都不帶理的,厚嘴唇一撇扯出個冷笑,當著陸玉的面,重重甩上門。

隔著門,里頭嬸子的大嗓門傳出來。

“不就是生孩子難產么!哪家哪戶不都在家里生的,這年頭誰上醫院???可那陸玉到好,把事情鬧得人盡皆知,還送她奶進監獄?!?/p>

“唉算了,事情過了就過了,這丫頭,咱以后只當不認識就是?!?/p>

“不認識就完事了?這前前后后,公安都來好幾撥人了,整得附近村子都知道咱們紅光村鬧出人命。
我走在路上都被人戳脊梁骨,羞得只想找個土坑鉆進去?!?/p>

陸玉站了一會,默默地轉身離開。

要不是為了四妹,她也不想來,前世看夠了這些親戚的冷漠自私,她媽跟四妹的死,她跟兩個妹妹被發賣,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說句話。

她不恨他們,只是,等她發家的那一天,他們也別求她就是。

陸玉找上第二個嬸子。

這嬸子倒是好心腸,就是…身子骨不夠結實,整個人瘦得跟竹竿似的,奶自家娃都夠嗆。

趙嬸子悠悠嘆了口氣,抱過餓得哼哼唧唧,哭聲都減小幾分的四妞道:“這小可憐見兒,沒娘的娃就是根草啊,今兒嬸子就給你這兩口吃的?!?/p>

聞言,陸玉鼻子一酸,一個勁兒說“謝謝”。

四妞這回倒是喝上奶了,但嬸子家的娃娃卻是餓了,夜里一直大哭大鬧,隔著老遠一段距離都能聽到。

陸玉躺在床上,輾轉難眠,壓力山大,沉沉壓在心頭。

陸玉迷迷糊糊睡過去。

卻做了個熟悉的夢,回到前世工作的那間藥房里。

那時A市中醫院剛成立,她作為一名藥劑師,被恩師帶進去打雜。

她抓住這次機會,拼命汲取知識,慢慢熟悉了藥房里所有藥品。

恩師曾經笑著說,她是藥房里,唯一一個沒有學歷,卻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藥品的藥劑師。

恩師的夸獎,一直是她最自豪的事。

看著眼前的一排排藥柜,陸玉眷戀地撫摸著,不由自主想到,要是能把藥房帶在身邊,那該多好??!

念頭剛升起,陸玉就苦笑了聲,果然在夢里,才會產生這樣不切實際的想法。

不對!

陸玉倏地睜大眼睛,看著掛在藥柜旁邊的日歷——1980年4月24日。

她在藥房工作時,根本不是這個時間!

陸玉驚疑不定,剛想搞清楚這個奇怪的夢,忽然聽到遠處傳來幾聲高昂的公雞打鳴聲。

人就猛地清醒過來,旁邊的二妞也在搖晃她的胳膊。

“姐你怎么了?剛剛一直說夢話,奇奇怪怪的?!?/p>

“姐沒事,別擔心?!?/p>

看著二妞紅腫的盛滿擔憂的眼睛,陸玉心情越發沉重。

可是爹媽都去了,她作為長姐,只能堅強起來,成為這些妹妹的靠山。

揉揉妹妹的頭發,陸玉笑道:“二妞,我們去捉泥鰍吧?!?/p>

“捉那玩意干啥?滑不溜秋的,一點都不好捉?!?/p>

“當然是捉去給趙嬸子吃,我們要知恩圖報?!?br />陸玉道。

趙嬸子就是給四妞喂奶的那婦人。

 

上一篇 13分鐘前
鄢陵客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