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意淪陷小說全文閱讀_肆意淪陷《許言傾聿執》在線閱讀全文

這本書主要講述的是:《肆意淪陷》中有很多細節處的設計都非常的出彩,通過此我們也可以看出“顧小易”的創作能力,可以將許言宋晉等人描繪的如此鮮活,以下是《肆意淪陷》內容介紹:許言傾牙齒都在打架,咬得越緊,顫抖得越厲害。宋晉挫敗地說道,“我特么已經答應她了!我怎么跟她交代?”聿執的聲音落在許言傾頭頂,“你就說,我不肯給?!蓖饷娴哪腥讼肓讼?,如果許安吃了藥后沒救回來,許言傾還會跟他在一起嗎?他可以救不了,但不能做‘幫兇’。腳步聲在往外退,很快退到了….

小說:肆意淪陷

主角:許言傾聿執

類型:言情小說

肆意淪陷小說全文閱讀_肆意淪陷《許言傾聿執》在線閱讀全文

《肆意淪陷》在線閱讀

第5章

許言傾牙齒都在打架,咬得越緊,顫抖得越厲害。

宋晉挫敗地說道,“我特么已經答應她了!我怎么跟她交代?”

聿執的聲音落在許言傾頭頂,“你就說,我不肯給?!?/p>

外面的男人想了想,如果許安吃了藥后沒救回來,許言傾還會跟他在一起嗎?

他可以救不了,但不能做‘幫兇’。

腳步聲在往外退,很快退到了房間外面。

江懷不動聲色上前,“宋公子,我送送您?!?/p>

許言傾沒想到,宋晉居然這么走了。

她晃神往后退時,腿撞上浴缸邊緣,整個人都栽進水里面。

漫出的水弄濕了聿執的褲子,她一下從水里鉆出來,“對不起?!?/p>

許言傾眼圈有些紅,聿執脫了濕掉的褲子,跨入浴缸內,水很熱,仿佛還帶著許言傾身上的體溫。

她趕緊翻滾到了外面,“小爺,今天能給我藥嗎?哪怕一盒也行?!?/p>

許言傾靠不了任何人了,只能靠自己。

“我給宋晉機會了,你也看到了?!?/p>

許言傾捂著心口的痛感,“您也給我一次機會。
您要是救了我妹妹,我會一輩子感激您的?!?/p>

聿執側著臉看她,“硬的不行,你就跟我來軟的?”

瞧瞧這惹人憐的模樣,聿執一手撅住許言傾的下巴,將她的人拉過來。

他手指在她嘴上擦了下,“我看你是喜歡吃硬的,是不是?”

許言傾看到他眼里燃起的色,她用力推掉了聿執的手。

他閉目靠在了浴缸上,“拒絕這兩個字,一次兩次玩,是有趣,再來這么一兩次,可就是沒勁了?!?/p>

聿執要覺得這女人沒勁了,別說逗她,就連見一面都覺得煩。

許言傾蹲在地上,做出了最后的妥協。

“用手,行不行?”

聿執被這話給氣樂了,她怎么不說用嘴呢?

“那些照片,你要是喜歡發,我隨時恭候?!?/p>

許言傾壓根就沒抱多大的希望,“你放心,不管你給不給我藥,照片我都不會發出去的?!?/p>

就算交易不成,她也不能自掘墳墓。

不論是趙家還是聿家,得罪哪一頭都是在找死。

聿執見她蹲在那里不動,“還不走?”

他收了興致,臉上一點點欲望都看不見了,眉目清冷,整個人都透著難以靠近。

縱欲還是禁欲,并不在于任何人的撩撥。

他本身就是控場的高手。

許言傾起身往外走去,下了樓,江懷看她這幅落湯雞的樣子,好心提醒她一句。

“宋晉的車守在鐵門外,還沒走?!?/p>

她雙臂抱緊,好冷,“能讓我在這躲一躲嗎?”

江懷有些為難,“小爺愛干凈……”

她一路下來,屋里被弄得到處都是水漬,許言傾說了聲不好意思,“那我在院子里,可以嗎?”

許言傾找了處臺階坐下,江懷拿了一條毛毯遞給她,她已經快被凍僵了。

“謝謝?!?/p>

許言傾長了一張標致的美人臉,抬頭時看到江懷在看她。

她攏緊手里的毯子,牙齒在打架,許言傾試探著問道,“還有……別的渠道嗎?”

江懷回答得很干脆,“沒有,這事還真的只有小爺說了算?!?/p>

他回了屋,許言傾呆坐了許久,她剛要起身離開,就看到江懷走出來了。

他徑自朝她走來,然后遞過來一樣東西。

許言傾看到是一盒藥,她先是怔了下,然后一把搶在手里。

“給我的?”

她滿眼都是難以置信。

“小爺說了,給你一盒試試?!?/p>

許言傾五官頓時鮮活起來,她握緊了藥盒,“謝謝?!?/p>

她哆哆嗦嗦往外走,江懷望著她的背影,搖了搖頭后進了屋內。

聿執恰好從樓上下來,“她走了?”

“是,”江懷有些不解,“小爺,您怎么同意了?”

難道是大發慈悲?不像啊。

聿執眼睛半瞇著道,“不給她一點甜頭,她怎么知道這藥有用呢?”

她若不知道這藥究竟有多好,她怎么肯為它舍棄一切呢?

許言傾回到家,剛進房間就看到妹妹靠在門邊。

“安安,我回來了?!?/p>

許安開口前,喘了好幾聲,“姐,你以后早點回來吧,我怕?!?/p>

許言傾將那盒藥摸出來,掏出兩顆遞到她的嘴邊,“這是我買來的新藥,據說很有用,快吃了吧?!?/p>

許安向來聽話,乖乖就著水咽了下去。

“老這么坐著也不是辦法,到床上躺會?!?/p>

許言傾收拾下被褥,深夜,姐妹倆躺在一張床上,許言傾這幾天忙著跑新聞實在太累,一頭便扎進了夢鄉。

第二天早上,她醒來時總覺得不對,看了眼身邊,許安雙目緊閉,一動不動。

許言傾將手伸出去,探了探鼻息,好像沒感覺到有氣。

她幾乎哭出來了,搖晃起許安的肩膀,“安安——”

許安一下睜開眼來,“姐,怎么了?”

她心瞬間落地,鼻子還是酸的,許言傾帶著些抽泣問道,“昨晚睡著了嗎?睡得怎么樣?”

“姐,那新藥真好,”許安都沒想到自己能睡得這么踏實,“我是不是有救了,不用死了???”

許言傾怔了下,然后摸摸她的臉。

“我家安安要活到一百歲呢?!?/p>

許言傾抽空看了眼藥盒,一盒只有十天的量。

第二天,下班回去時,許言傾在公司門口看到了宋晉的車。

她臉色稍暗,想當作沒看見。

“言傾?!?/p>

宋晉推開車門,很快攔住她的去路,“一起吃個晚飯吧?!?/p>

“不用了,我很忙?!?/p>

宋晉沒看出她的不對勁,強行拽住她的手腕,“我知道你為了你妹妹的事操碎了心,但身體也要注意?!?/p>

許言傾看了眼宋晉的側臉,心想著也好,有些話總要說清楚的。

一路上,宋晉的嘴就沒停過,“為了安安的病,我腳都要跑瘸了?!?/p>

“可姓聿的真是鐵石心腸,你看看我的嘴,都說破了?!?/p>

宋晉說著湊到了許言傾的臉旁,想要親她。

她淡淡地別開臉,“是嗎?你真的找過他了?”

“什么意思……”宋晉臉一沉,“你懷疑我???”

“宋晉,”許言傾嘴角的那抹笑帶了些嘲諷,“為了我去得罪聿執,不值當吧?”

宋晉打過方向盤,車子跟原先的路線背道而馳。

他緊踩油門,直到車停在了一棟四合院前。

宋晉拖著許言傾下車,她幾乎跟不上他的腳步,“你松開,你帶我去哪?”

宋晉臉陰沉得嚇人,兩人穿過院子,來到一間房屋前。

男人一掌推開門,許言傾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他推了進去。

她踉蹌幾步,撞到了坐著的一個男人,眼看她要摔倒,聿執握住了她的手。

他手指微涼,捏了捏許言傾的掌心。

“站好了,別隨隨便便往男人身上撲?!?/p>

上一篇 28分鐘前
下一篇 17分鐘前
鄢陵客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