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率濱涂山葵)惡即斬完整版在線閱讀_(軒轅率濱涂山葵)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很多網友對小說《惡即斬》非常感興趣,作者“子夜吹雪”側重講述了主人公軒轅率濱涂山葵身邊發生的故事,概述為:魔刀血修羅之獠牙在神秘少年身上復蘇
幫助少年死里逃生
少年失憶后被小山村里的人收養
小山村并不寧靜,巨大的蟒蛇守護,有人類對靈脈的覬覦
少年和魔劍將迎來怎樣的命運?

小說:惡即斬

類型:奇幻玄幻

作者:子夜吹雪

角色:軒轅率濱涂山葵

奇幻玄幻小說《惡即斬》強烈推薦大家閱讀,作者“子夜吹雪”十分給力。跟隨小編一起來閱讀吧!詳情介紹:“王叔這是怎么了”回岸上擱在地上。王瑤兒和張紫瓊見少年不著寸縷,面生雙暈,轉過身。李渝,張小橋等小伙子都圍攏過來,指點,小聲議論。王興德脫下他的背心蓋在少年下身,輕輕跪在少年身邊,學著老輩人救落水者的手法,兩手相疊,有節奏的按壓少年的胸口

評論專區

劍道獨神:相比起《劍道獨尊》更喜歡這本.看的很爽,但是后期劇情我并沒有搞懂,而且也沒有必要搞懂.

寵魅:主角楚暮的十二個魂寵每一個寵物都有獨立的故事,每一個都有豐富的感情線,整部小說大多數感情是圍繞楚暮和第一只魂寵一只小狐貍的故事,最終章——《就叫你莫邪吧》看了之后不禁鼻尖發酸

我的老婆亞瑟王:常識錯誤,文筆幼稚,一章都沒法看完,小白書。

惡即斬

第3章 昏迷

王興德褲腿都不挽,沖進河水里,他身材魁梧,河水中的他如一頭狂奔的猛獸,水花撲騰。王興德沿著枯樹樹干跑到漂浮的蒼白少年身邊。

少年全身皮包骨頭,臉上毫無血色,不像活人。

看到少年,他倒吸口冷氣,更加緊張。

他使勁抱起光溜溜的少年,感覺像是抱空了。

少年輕的像一根麻秸稈,怪不得能漂浮在水面上。

“不要死,不要死!”

王興德一邊往岸上跑,一邊喃喃自語。

“王叔這是怎么了”

回岸上擱在地上。

王瑤兒和張紫瓊見少年不著寸縷,面生雙暈,轉過身。

李渝,張小橋等小伙子都圍攏過來,指點,小聲議論。

王興德脫下他的背心蓋在少年下身,輕輕跪在少年身邊,學著老輩人救落水者的手法,兩手相疊,有節奏的按壓少年的胸口。

“不要死,不要死啊!”

少年沒有任何反應。

按了一會,王興德俯身試探他的鼻息。

沒有鼻息。

“不要死,你不能死啊”

他再次按壓少年的胸口。

還是沒有反應。

他再次試探少年鼻息,這次手指放在少年鼻端時間長了些。

王興德神色緊張,額頭都有細密的冷汗冒出來。

忽地指頭上傳來一絲氣息,雖然微弱,但那是生命的星星之火。

王興德長出一口氣,癱坐在地上,身子有些發抖:

“他還活著,他還活著?;盍撕俸?,活了?!?/p>

他如釋重負的環顧四周,掃過這群少男少女,他的神情轉瞬變得落寞蕭索。

“王叔,你沒事吧?”

眾人都被王興德怪異的樣子整蒙了,平日里王興德是沉穩,不輕易表露情緒的一個男人。

李渝,張小橋等人繼續去扛木頭。

“王叔,你那根木頭待會別管了,待會我們幫你扛回家。你先緩緩”

“爹,你沒事吧?”

王興德微微喘息:

“爹沒事,讓我緩緩?!?/p>

張紫瓊和王瑤兒聽聞王興德的話,懸著的心放下來。

張紫瓊扯扯王瑤兒的衣角,示意她跟自己偷偷溜走。兩人躡手躡腳,準備離開。

“瑤兒,你跟我回家?!?/p>

王瑤兒捏著裙角:

“爹,我洗的衣服還放在…”

“衣服都濕透了,先回家換身衣服。再把剛才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交代下?!?/p>

“啊?!?/p>

王瑤兒回頭看張紫瓊,她早溜走了,撇撇嘴:

不講義氣。

王興德抱起蒼白少年。

“要帶他回家?”

“總不能把他扔在這里,等他醒過來再說吧?!?/p>

王瑤兒跟在王興德背后,腳下踢著小石子。

村子口有一塊有些年頭的石碑,刻著梨木村三字。

綠樹掩映,黑墻白瓦,幾十戶人家零星散落。

葳蕤的古槐樹在村子**,上邊掛滿了紅綢,鈴鐺,和祈愿的福簽。

街坊鄰居看見王興德都打聲招呼,好奇背上的少年怎么來的。

王興德簡單敘述,回到村東頭的籬笆小院。

拴著的小狗看見主人回來,撒歡的轉悠。

王瑤兒蹲下去抱小狗,小狗嫌棄她濕漉漉的衣服,躲得老遠。

“臭泥巴狗!”

院子里種著時令綠色蔬菜,葉子碧綠,生機盎然。

羊圈里關著羊,咩咩叫,牛棚里關的牛,哞哞叫。

“趕緊換衣服去?!?/p>

王瑤兒換了一身干凈衣服。

回到屋里,把洗衣服時和紫瓊打鬧,讓衣服被水流沖走那段隱去。

說是在岸邊貪玩打鬧,正好看到枯樹那里飄一個人,想救人,被蒼白少年的樣貌嚇到了掉進水里。

“救人可以,但要先保證自身安全你知道嗎,幸好碰到了李渝他們,真出事兒讓我怎么辦?“

“爹,女兒知道了,下不為例?!?/p>

王瑤兒指指床上的蒼白少年:

“但話說回來,我今天要是沒發現他,估計他都沒命了。我這也算是為咱老王家積德了”

王興德一時語塞,重重哼一聲。

王瑤兒跑到他背后一邊給他按摩肩膀,一邊撒嬌:

“爹,女兒知道錯了,保證不會有下次了?!?/p>

“嗯,女孩家也要有女孩子的樣子,不要老瘋瘋癲癲的,要不然以后怎么嫁得出去?!?/p>

“是,爹爹”

王瑤兒跑到王興德面前乖巧地行了個萬福。

王興德無奈:

“臭丫頭,河邊洗的衣服還剩多少?”

“就剩一點點了?!?/p>

“那你去接著洗吧,早些回來,注意安全?!?/p>

瑤兒如臨大赦,做個鬼臉出門。

碰到替他爹正扛回木頭的李渝和張小橋。

倆人正拌嘴,見瑤兒出來了,立馬收斂。

瑤兒也停下來故作淑女,微微一笑,聲音甜美:

“有勞兩位大哥,辛苦了?!?/p>

“不辛苦,應該的?!?/p>

李渝和張小橋飄飄然,全身更有力氣。

看他倆走遠了,王瑤兒又小跑起來。

“這倆二傻子,哈哈!”

王興德把手指放到少年鼻端,等了好久才等到微弱的鼻息,又間隔了好久,才等到下一次鼻息。

王興德皺眉:

“這呼吸間隔也太長了吧”

他在床邊待了會兒,忙自己的去了。

臨近黃昏的時候王瑤兒端著洗衣盆回家了。

生火做飯。

少年還沒醒來。

王興德給少年灌了幾口粥,他沒有吞咽的跡象,米粒都留他的嘴里。

“不吃東西可不行?!?/p>

吃過飯,王興德在一邊做木工,王瑤兒有時在一邊縫女紅,一針一線繡著白梨花。有時看《靈修經》。

《靈修經》是鎮上學堂發的書本,是修行者的啟蒙讀物,是靈選會的入門級考試的指定書籍,重在閱讀者的理解和悟性。

油燈里的燈芯不時發出噼啪聲。

夜深了,少年還是沒有醒來。

“爹,他一直不醒來怎么辦?”

王瑤兒雙手托腮坐在桌子上,兩只眼皮打架,最終支撐不住趴在桌子上睡覺了。

王興德站起來,王瑤兒輕微的打呼,口水流在桌子上。

他搖搖頭,把王瑤兒抱進里屋床上。

他出來,坐到門口,掏出旱煙袋吧嗒吧嗒抽起來。

籬笆門開了,一個婦人走進來,是今天和王瑤兒她們一起在河邊洗衣服那個女人,向背后張望,關上門,她手里端著一碗餃子:

“今天晚上包的餃子,剩了不少,給你端過來點?!?/p>

王興德吐口煙:

“不用,有的吃,秀娥你就別隔三差五往我這跑了,讓人看見影響不好?!?/p>

婦人小聲問:

“興德,瑤兒睡了嗎?

“剛睡著?!?/p>

“我聽良林說今天河邊的事了,他說你今天狀態不對?!?/p>

王興德把旱煙鍋在地上磕了磕。

“良林不是在城里跟著門派修行呢嗎,怎么突然跑回來了。今天人多,我還真沒注意到他?!?/p>

“說是回來帶人弄點上成的黃梨木送禮呢,門派里的大人物喜歡。你別岔開話題。你去河里救人是不是想起瑤兒她娘了?!?/p>

王興德默不作聲。秀娥嘆口氣:

“當年也不能怪你,娘倆只能救一個,你沒得選?!?/p>

“別說了?!?/p>

秀娥瞅一眼臉色泛青的王興德,囁嚅:

“聽說是個男孩?”

“嗯”

“如果沒人來尋,把他留下來吧,說不定是上天送給你當補償呢?!?/p>

“等他醒來再說吧,不早了,你也別在這兒呆著了。趕緊回去吧?!?/p>

王興德起身進屋,關上了屋門。婦人幽幽嘆氣,將盛餃子的碗放在屋門口,用竹篾蓋住。

第二天早上,少年仍舊沒醒來。

王興德試了試,他的呼吸間隔似乎比昨天短了。

第二天,第三天,一天天過去了,少年沒有蘇醒的跡象。

如今正值夏忙時節,鎮上的學堂停課,從小暑一直放假到白露之后。

王瑤兒就在家里幫父親干活。

王瑤兒每天工作量很大,除了洗衣做飯,給牛羊割草,還多了個任務,每天擠牛奶給少年喝。

李渝和其他小伙子有時候會幫她放放牛,放放羊。

她繡的梨花女紅已經完成,開始繡別的。

王興德給少年做了個木制輪椅,王瑤兒可以推著他白天出門曬曬太陽,四處走走。

剛開始王瑤兒給少年擠牛奶,先擠到盆里,端回家喂少年喝。后來嫌麻煩,干脆每天把少年推到牛棚里,奶嘴塞他嘴里,喝鮮牛奶。

“我真是我帶回來個活祖宗,又當爹,又當媽伺候你?!?/p>

“哞!“

“牛兒乖乖,別亂動啊?!?/p>

一天去擠三次,每個下崽的母牛都被擠了個遍。

這個罅隙,張紫瓊和其他姑娘就趴在籬笆外笑話她。

“唷,又喂兒子喝奶呢?”

到后來奶牛都被擠怕了,見了推輪椅過來的王瑤兒就像看見瘟神,往角落里躲。

王瑤兒有時會出神看著躺在床上的蒼白少年,她想他是從哪里來的,是什么樣的人,思想天馬行空。

“看著年紀比我還小,長得普普通通的,要是英俊點就好了,起碼還能養眼呢?!?/p>

王瑤兒摸摸他的額頭:

“你醒來了,可要好好報答我哦?!?/p>

有些不能說的心事兒,王瑤兒慢慢習慣了和醒不來的蒼白少年說,其實更多的是自問自答,心想反正他也聽不到。

王興德則是白天出去伐木,晚上回來做木制品。

碰到有人會來村子里收木頭,就把成色好的原木整根賣掉。恰逢集市,就讓牛拉著木板車去鎮上賣手工木制品。

怪的是,半個月過去了,床上的少年只吃喝不拉撒。而且這期間也沒人來村子里尋過人。

王興德請村里的赤腳郎中來看過,人說沒什么異常的。

少年呼吸越來越有力,臉上也漸漸有了血色。不像剛開始那么瘦了。

這天王興德和王瑤兒又討論起床上的少年。

“爹,如果他一直不醒來,我們就要一直這么照看下去嗎?”

“再等等吧”

王興德雖然這么說著,心里也快沒了底氣。

他抬眼看向床上的男孩,他的手似乎動了一下。

王興德揉揉眼,以為自己眼睛看花了。

男孩的手又動了動,然后睜開了眼睛。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
鄢陵客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