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亦鄢郢)詭病之世全本閱讀_(徐亦鄢郢)完結版免費在線閱讀

《詭病之世》主角徐亦鄢郢,是小說寫手“詭病之世”所寫。精彩內容:一切生命不斷重復,只有黑暗不曾散去一切存在終究消逝,只有混沌依然存在
生存…還是毀滅?
在祂的目光下,做出選擇…

小說:詭病之世

類型:奇幻玄幻

作者:詭病之世

角色:徐亦鄢郢

作者是“詭病之世”的熱門新書《詭病之世》火爆上線,是一本奇幻玄幻分類的小說。其中內容精彩片段:“我逼他什么了?叫他去上班也逼死他?那不要上班,靠老子養一輩子?在這吃我的用我的還不聽我的?”徐洪怒吼,雙眼瞪的和牛眼似的,仿佛這樣能給他增添一分威懾??粗旌槟强尚Φ谋砬?,這一刻,萬音明白了兒子的無奈和痛苦。為什么一向性格淡薄甚至冷漠的徐亦會在月初和他爸打架,她明白了。徐洪就是這么個人,永遠不承擔責任,永遠在推脫和詆毀別人抬高自己,永遠是這樣讓人無法去接納

評論專區

猩紅月光:感覺新作不太討喜啊,這種魔法逐漸向工業過渡的題材要說新穎也談不上。遠有暴風雨中的蝴蝶這種上古神作,比較近的也有奧術神座等類似的。更別說還是純百合作品,我都不敢點進去了

人間冰器:無情人的尋情之旅,感情的火焰融化著那顆冰冷的心

我是勤行第一人:最近喜歡美食文XD。主角精神病,獲得系統,一點一點獲得各種菜的做法,輕松日常。

詭病之世

第2章 詭世

萬音泣不成聲的捧著信紙,一遍又一遍的讀著上面那行字:“感謝您的養育之恩,至死難忘?!?/p>

剛擦掉眼淚,布滿血絲的眼睛又涌出了淚,她就這樣一遍遍的抹著淚抽泣。

一想到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養育了二十來年,就這么沒了,她的心就像被只手死死揪著。

“你這孩子怎么這么倔!真就能給個女的逼死嗎!你死了媽好過嗎?”萬音的嗓子早在28號就哭啞了,聲帶永久受損,現在她只能自言自語的喃喃低泣。

“哭有什么用?這畜生活該?!毙旌樵谂赃叢荒蜔┑牧R著。

“你才是畜生!你這個廢物!逼死他也有你一分!”萬音頓時厲罵,憤恨的注視著眼前這個和她結婚幾十年的男人。

“我逼他什么了?叫他去上班也逼死他?那不要上班,靠老子養一輩子?在這吃我的用我的還不聽我的?”徐洪怒吼,雙眼瞪的和牛眼似的,仿佛這樣能給他增添一分威懾。

看著徐洪那可笑的表情,這一刻,萬音明白了兒子的無奈和痛苦。

為什么一向性格淡薄甚至冷漠的徐亦會在月初和他爸打架,她明白了。

徐洪就是這么個人,永遠不承擔責任,永遠在推脫和詆毀別人抬高自己,永遠是這樣讓人無法去接納。

如果她早點明白徐亦的痛苦與無助,或許能好好開導,尤其是徐亦對她說過好些次精神狀態不好,想去看精神醫生但是沒錢,本來她一直以為那是兒子太緊張了,沒放在心上。

要是早點體諒理解,早點帶去看精神醫生,早點發現他的不對勁該多好…

萬音此時內心滿是悔恨與自責,白紙上的黑字更是刺痛她的心,這是一個好孩子,從小到大父母就沒在身邊過,除了很小的時候會在電話里表露對父母的思念與依賴,從不主動提出要求。

還記得徐亦兄弟兩小時候,她把兩孩子接過來,有天廠里發工資放假,有了時間,她也就想陪陪孩子,于是問兩小孩想去哪玩,想吃什么。

結果兩人的愿望只是吃桶泡面…

就這么簡單的愿望,她卻沒有滿足,因為那時候信息閉塞,她總聽說泡面致癌,所以抱著為孩子好的想法,堅決不給吃。

兩小孩發脾氣鬧著要吃,結果徐洪直接把兩人狠狠打了一頓,然后自己跑去幾十里外的牌桌打麻將去了。

她們并沒有盡足父母的責任,無論是陪伴還是教育方面,都不到位。而孩子到死還記著她,這一點令她心中越發刺痛。

記憶就像水龍頭,打開開關就涌了出來。

她回憶起從前,小兒子還好,太小了,自我還沒成型,而且跟徐洪的接觸不多。

徐亦則相反,小時候喜歡粘著徐洪,卻為此吃了不少苦。

三年級的暑假,兩兄弟跟著她們在廠里,徐洪好吃懶做,上班的時候就拉著徐亦一起聊天,下班就變臉不搭理,自顧的去聽書了。后來久了,年幼的徐亦心中的依賴也淡了,逐漸對不負責的父親產生疏遠,后來不知怎得罵了徐洪,從此就一發不可收拾。

徐洪就開始為了維持所謂‘父親’的面子,變著法的欺凌起自己的兒子來,時不時找茬挑刺整一個九歲的三年級小學生,急了就打。

這一下來就是五年,直到徐亦初中成績提高,徐洪一來看到了價值,二來初二的學生發育的也不差,個頭都竄過了徐洪,于是徐洪也就慢慢收斂了,只是偶爾的嘲諷。

有這樣的父親,童年何其不幸。

這些都是徐亦之前找她哭訴過的,而且只說過一次,她很無奈,只能不斷重復一句話:“不管怎么說,他是你爸爸?!?/p>

后來徐亦長大了,除了必要的生活費,不會主動打電話問候,即使是生活費也不主動討,每次都是她記著日子打過去,偶爾她忘記了,過了大半個月急忙打電話問,徐亦也只是平靜的說沒事,她問要多少,徐亦也只說看著給就行。

徐亦在學校起,就從不問她提錢,她給多了徐亦會退,少了也不吭聲,還是過年躥親戚她才得知,初中學生每周生活費多少合適。

不知何時起,徐亦的性格就很冷淡和孤僻,至少對于家庭方面是如此。

在萬音的記憶中,除了那次泡面,徐亦沒請求過要什么。

而眼下這個男人,這個造成了自己兒子悲慘童年的男人,在其死后還要詆毀的男人,卻還在這里用那丑陋的嘴臉叫囂著,那瞪大的眼睛和滿臉的橫肉,讓她止不住心中的厭惡和憤怒。

于是她攢足了全身的力氣,一巴掌狠狠打在了徐洪的臉上。

啪!

勢大力沉的一巴掌顯然把徐洪打蒙了,他緩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此時眼里已經充滿了暴怒。

一如徐亦五年級暑假那個晚上,那一次徐洪打了萬音,他半夜被吵醒,卻因恐懼而蜷縮在床上,整夜未睡。

而這一次,徐亦并不在場,母親的慘叫他聽不見了。

因為他的尸體躺在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停尸間…

距徐亦所躺醫院數十萬里外,遙在北美洲的美國華盛頓特區賓夕法尼亞大道1600號,即白宮在深夜十二點緊急開門,召開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會議。

地球平流層突兀多了數十條航線,一架架飛機載著各國領導人及高干飛往那航線交集處,當夜空中最后一道航行燈降落后,白宮時間已是凌晨四點。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Security Council(SC),簡稱安理會)打開了全景投影儀,隨著會議室燈光熄滅,蔚藍的地球浮現在議桌上。

坐在首位的秘書長和一旁的安理會會長對視后點頭,在其身后,一名頂著厚鏡片眼鏡的白裔中年男子走了出來。

“各位,我們的世界出問題了?!泵鎸θ蚋鲊氖最I,眼鏡男眼中沒有絲毫客套和尊敬,他環視一周,那布滿血絲的眼球令眾人都感到莫名的不適。

眼鏡男指著投影儀:“這是五天前的地球,由我們的star-01星鏈觀測到的狀態,一如往常的四十六億年,保持著它合理的自轉速度,每天減少千分之一或千分之二的秒時間…但四天前,也就是二十六日,一些奇怪的變化產生了?!?/p>

說到這,他調控著投影儀,準備設定日期在十月二十六日…

與會議室內緊繃緊繃的氛圍不同,白宮內兩名工人正無聊的抽著煙,準備用尼古丁和焦油對抗困意,路上遇到不少荷槍實彈的大塊頭,在得到身份確認以及規范行為軌跡后就給他兩劃了個臨時‘吸煙區’。

大人物的事和他們無關,只要按照規矩去執行就行了。

他們只想舒舒服服的抽根煙,兩人迫不及待地點上火,深吸一口后愜意的吐出,然而他們沒發現,今天明明是東南風,那些煙卻朝西北飄去…

這詭異的現象發生在華盛頓特區各處,所有在抽煙的人都沒發現,他們吐出的煙或順風或逆風,朝著某處匯聚。

而那無數股煙氣匯聚處,正是白宮…

眼鏡男將日期設定好十月二十六那一刻,一縷煙逆著室內出氣孔‘飄’了進來,鉆進了他鼻腔內,異變突起!

其眼鏡突然碎裂,破碎的鏡片攜著恐怖的動能,將離得近的幾人打穿,鮮血四濺。

他嘴里發出‘嗬嗬’的怪吼,聲音之詭異,仿佛嗓子被連上,肺里泵出的氣流極速擠過狹隘的孔洞所產生的怪聲,根本不像人類所能發出的聲音。

然而令各國首腦感到驚恐的并不在此,而是那眼鏡男‘嗬嗬’怪叫著伸手扯著自己的頭發,空氣仿佛凝成了固態介質,傳導性激加,所有人都能清晰的聽見眼鏡男指甲嵌入皮肉后,皮肉被扯斷的撕裂聲,乃至于,他們都能切身感受到那種痛苦。

咚咚。

就在眾人痛的快昏迷時,會議室大門突然被敲響。

眼鏡男猛地停止撕裂頭皮,頭部陡然反轉一百八十度!

此時他半個頭皮都被扯開,達拉在兩邊,猛然的扭力將兩塊頭皮都甩了出去,鮮血淋漓的眼洞直勾勾地注視著大門片刻,立即垂首,幾乎辨不清的聲線充斥著敬畏虔誠與狂熱:“偉大的???,您的奴仆虔誠迎接您的到來…”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
鄢陵客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